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台湾资本只手遮天?彭于晏抢位李冰冰,内娱崛起天庭宴荣光不再?

2023-05-15 02:22:30 724

摘要:敢跟李冰冰抢座位,并让大花低头回关,彭于晏有恃无恐的背后是台湾资本的支撑。2018年微博之夜,彭于晏被指,为提咖私自将本在后排的座位,与最前排的李冰冰交换,成功与大导姜文、张艺谋跻身同一水平线。而莫名其妙被降咖的李冰冰,不顾腰伤穿着高跟鞋,...

敢跟李冰冰抢座位,并让大花低头回关,彭于晏有恃无恐的背后是台湾资本的支撑。

2018年微博之夜,彭于晏被指,为提咖私自将本在后排的座位,与最前排的李冰冰交换,成功与大导姜文、张艺谋跻身同一水平线。而莫名其妙被降咖的李冰冰,不顾腰伤穿着高跟鞋,硬是在后台站完了全程,整场晚会都没有看到她的身影,直到快结束才被主持人喊出来。

而最早将这个事件搬上台面的,是李冰冰团队的工作人员,之后流出的原始座位表,和官方公布消息排的咖位,无一不在佐证她的说辞。随后彭于晏公司光速辟谣并不知情,当事人李冰冰亲自下场取关彭于晏,眼看舆论风向一边倒,彭于晏只好滑跪道歉,接收到求饶信号之后,李冰冰也重新回关给足了他体面。

网友的爆料中,换位的始作俑者直指“台湾艺人团队”,再看划好的座位表,符合台湾艺人团队的明星只有彭于晏一人,李冰冰回关彭于晏之后,这一事件火速被压了下来。还是李冰冰这样的大花才敢直接对台资 say no,这样的情况在早前台娱独霸市场的环境下,根本不可能发生。

上世纪80年代,港台团队正处于文艺兴盛时期,香港与台湾的影视圈紧紧被绑在一起,黄金时期的香港电影几乎能包揽金马奖,电影公司在台湾也设有分部,台资外流到香港投资,导演和演员也会赴港发展。电影大亨蔡松林,是台湾学者公司的掌门人,在香港除了新艺城、嘉禾、德宝三巨头之外,剩下的百分之八十的公司,都有他旗下学者的资金入驻。

内地正是在其鼎盛时期首次引入港台团队,导致内地的演员备受欺辱,已经有十年戏龄的刘晓庆,在剧组时还是跟群演们一起打地铺吃馒头咸菜,合作的梁家辉只是刚出道的新人,而这些港台演员却能住酒店,配专用的餐车、顿顿有米有肉,刘晓庆只能用梁家辉吃不完的饭票,换来饭菜和其他演员共享。就连初入港台发展的李连杰都好奇,自己身为主演,都没有只会摆花架子的小角色赚得多。除了港台娱乐环境造势,让他们处处压内地演员一头之外,备受香港大导演青睐的台湾演员,又被推上了一个台阶。

“天庭宴”之所以能够力压台剧强行塞给观众的偶像剧王子,背后除了台湾资本,还有香港导演,而作为真正推手的台制片人更是功不可没。

2010年,手握两部爆红偶像剧拿下金马奖最佳男主角的阮经天,跟前经纪公司的解约事件撕得昏天黑地。阮经天19岁时与经纪人签完合同后,又私下和其他娱乐公司签约,两头资源通吃。转身和导演钮承泽合伙开公司时,被前经纪公司大爆黑料,包括夺走年仅17岁的刘品言的除夜和四处劈腿等等。

这一记猛料让,走玉女路线的刘品言人设崩塌,在舆论的重压之下出现了抑郁倾向,事业一落千丈。与此同时,阮经天也因为规避兵役,用在学缓征的方式开延迟入伍,被台内政部直接点名,双重打击下他只好服兵役沉寂一年。复出后直接转战内地,与钮承泽、李烈合伙创建天亮娱乐,李烈身为罗大佑的前妻,与香港半个电影圈的制片人都有交集,这一重要人物一出场,就让看似翻身无望的阮经天再次绝境逢生,最初在内地拿下的《血滴子》等三部男主戏都是香港导演的电影。归根结底还是离不开那些,与大导合作密切的台湾制片人。

“天庭宴”另外的两位成员赵又廷和彭于晏,也是这些制片人的手笔。与华谊合作密切的陈国富,力荐赵又廷出演《狄仁杰》系列电影,彭于晏也是在他的推荐下,才开始接触香港导演的电影,和林超贤前后合作的四次让他口碑越来越好。而他们之所以能凌驾于,台湾男演员第一梯队之上,身为台湾小生却拿着内地的顶级资源,无外乎台制作人的牵线加上大导的青睐。

第一梯队的陈柏霖、高以翔,第二梯队的明道、郑元畅、言承旭,到手的资源跟天庭宴差的不止一星半点,却依旧能在内地居高不下,离不开台湾资本在背后的运作。毕竟千禧年之前,港台出钱、内地出演员班底的制作模式还十分盛行。但内地经济的腾飞,再加上台娱的日渐式微,也让台湾新生代演员生存环境愈发艰难。

为保内地饭碗化身白眼狼,王大陆可能是所有,想在内地混口饭吃的台湾小生缩影。

2014年,打造出《流星花园》的“台湾偶像剧教母”柴智屏,卷入了涉嫌行贿央视的案件被限制出入境,虽然她一直否认自己只是证人,不认识任何央视的人员。但业内人士却透露,台湾演艺公司向大陆电视台行贿多年,就是为了旗下艺人能有过多的出镜机会。

回看之前的台湾公司可没有这么卑微。90年代的《霸王别姬》《风月》等电影,都是港台资金技术的产物,台湾的龙翔影业除了直接投资内地影片,还通过香港合资的方式攻入内地市场,内地却有提供场地和劳动力的份。这一情况在2000年才有所改变,内地资金首次入场,并逐渐占据主导地位,直到2010年博纳 、本山传媒、保利华亿纷纷冒头,背后的资金主导权大变,完全交到了内地公司的手上。

这直接导致 80后的一批小生,还能在台剧热的余温中吃一点红利,新生代的小生却只能赤手空拳寻求发展机会,所以柴智屏推送旗下的王大陆、宋芸烨,在内地的发展并不顺利。而行贿风波过后,王大陆更是背着白眼狼的名号,也要与柴智屏闹解约,之后就一直混迹在各种综艺里卖笑,走上了谐星路线。

19年《小小的愿望》上映后,彭昱畅发现自己男一的番位变成了王大陆,当即与片方解约,并拒绝参与线下宣传活动,王思聪的出面应援,逼得电影方立马道歉,但也于事无补。次年在《赤狐书生》中,台湾爱豆陈立农的番位也在李现之上 ,这样的操作虽然偶尔还会发生,但台湾资本早已不能只手遮天。凭借《想见你》爆火的许光汉,早前在内地发展时也只能在各种剧中当配角刷脸。

除了演员发展受限之外,薪资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,稳坐台湾一线咖位的贾静雯,在爆剧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中,每集的片酬只有30万台币,一整部下来可能还没有靠抠图演戏的baby一集的片酬高。与此同时,内地观众对台湾演员立场也尤为看重,只要一有危险发言,就逃不过封杀处理。现如今随着内娱的不断发展,港台演员得天独厚的优势也变得越来越小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